欢迎来到199云计算!

技术创新

当前位置:主页 > 业界 > 技术创新 > 超融合鼻祖Nutanix:让云计算隐形 >

超融合鼻祖Nutanix:让云计算隐形

时间:2021-03-08 23:28:20|栏目:技术创新|点击:

GGV有话说:

《GGV中美企服20年采访札记》系GGV过去20年中,在企业服务行业大浪淘金后的成果和收获,通过GGV投资人与企业创始人或高管的对谈,呈现其成功背后的商业逻辑与格局。

本系列共15篇章,聚焦云基础设施、企业软件消费化以及电商服务三大板块。每一篇都回顾了企业生根发芽的发展进程,也展示出企业破土而出的精彩时刻;翻阅历史的同时,思考当下的步伐,为各领域致力于开拓创新的创业者和试图改变世界的开荒人提供一份宝贵的创业启示录。

做决定不能只靠感性的一腔热血。大部分决定都会有一个所谓最差的结果,只要能接受它,为何不去尝试?

-- Nutanix创始人Dheeraj Pandey

Dheeraj在印度语里是耐心的意思。22岁的时候,Dheeraj Pandey带着900块美金只身从印度到美国读博士,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

2016年, 40岁的他带领自己创建了7年公司Nutanix在美国上市,是美国当年最大的科技公司IPO。

Nutanix是全球私有云和混合云的领军企业。传统企业自建机房或者数据中心,需要分别采购存储、网络和计算服务器,然后再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将软硬件资源整合在一起,工程非常巨大。Nutanix用超融合架构和虚拟化技术,整合了存储、网络和服务器资源,给企业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

现在Nutanix已经在全球拥有5000多名员工,年收入超过12亿美元,市值超过50亿美元。Dheeraj Pandey是如何不断重构业务从竞争中脱颖而出的?辉煌背后又经历过哪些至暗时刻?今天我们来看看他的创业之路。

口述:Glenn Solomon, Dheeraj Pandey

编辑:Rita , Yvonne

这段对话发生在2020年1月,Dheeraj已于2020年12月卸任Nutanix的CEO职位。

Glenn Solomon:你在印度长大,人生第一次坐飞机是为了来美国读计算机博士。读博士期间,你到硅谷实习,从而迷上创业,还放弃了博士学位。你是如何做出这些决定的呢?你从小就想创业吗?

Nutanix创始人Dheeraj Pandey

图片来源于Inc,摄影师Vicki Thompson

DheerajPandey:冒险一直是我生命的主题之一。我第一次大的冒险是在1992年,当时我非常想进入印度理工学院(IIT)学习计算机科学,那时要进入这一专业,排名必须是全网20万人中的前100名。我的排名是1420,考上了印度理工学院的土木工程专业,入学两个月后,我便想退学,重新参加考试。我当时想,这样做可能会就此错失机会,再也进不了印度理工学院等等。但又一想,重新参加考试比通过转专业进入计算机科学系的几率更高。我自己比较了两种途径的可能性,重新参加了考试,并以前100名的成绩进入了计算机科学专业。当时我只有17岁,我的父母也非常支持我,他们认为如果我觉得应该做,那就去做。

做决定前,我都会先考虑最差的结果,如果可以接受,那我就会去做。我当时想,如果我没有进入计算机科学专业,我可以学物理,我的物理成绩一直很好。所以,后来中断博士项目也是如此。当时是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泡沫的高峰期,我决定休学一段时间,我想就算我不喜欢科技行业,那就再回学校读书。我做决定不是只靠一腔热血,大多数决定都会有一个所谓最差的结果。如果能接受最差的结果,为什么不去尝试?

Glenn Solomon:我相信这种精神在Nutanix 发展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创立Nutanix 前,你先后就职于Oracle和Aster Data,怎么想到要出来创业?

Dheeraj Pandey:那是一段有趣的经历。我在2000年加入第一家创业公司,在那里工作了3年。后来离开Oracle后,加入了另一家创业公司Aster data。这两家公司有很多相似之处,它们都认为未来会出现新的客户、新的垂直领域、新的行业。在第一家公司的时候,当时是2000、2001年,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应用服务供应商、存储服务供应商等涌现,和传统企业相比,他们的消费需求非常不同。众所周知,最后泡沫破裂。我们不得不认真考虑如何面向企业打造产品,如何建立企业支持模式,如何使产品更加便捷、以微型规格为企业所用?

第二家公司Aster Data最初的想法和Oracle非常相似,MySpace、Facebook、领英等互联网公司不会使用Teradata和Oracle数据库的存储服务,因此我们开创了自己的数据库,与SQL相兼容,这在当时是新事物,现在我们称为雪花算法。当时需要在通用型服务器中进行构建,扩展架构。但随后发生了经济危机,出现了Hadoop,紧接着开源到来了。开发者不再与Oracle 和Teradata对抗,而是询问如何部署Hadoop、进行批处理等。

我们创立Nutanix时,目标是面向大众打造、推出web规模架构并进行扩展。我们也借鉴了苹果产品对我们个人生活的影响,如何将非常深刻、专业的web规模架构应用到数据中心?我们必须打造便于使用、设计简洁、规格轻小的产品,建立支持模式,积极做好非技术事务,如向企业运送设备,而非仅仅提供软件。因为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向大众提供消费者级云架构。

Glenn Solomon:你在Nutanix成立之初便担任了CEO,这和你之前的职务非常不同。你如何判断自己是否可以胜任CEO?

Dheeraj Pandey:我在大学的计算机科学课程之外,还选修了心理学、社会学、语言学等。我很乐观,非常喜欢交朋友、与人交流,也善于表达自己,与人建立真正的关系,这些都塑造了当下的我。

在创业过程中,随着时间的推进,我意识到,人、流程和产品这三个要素都很重要。我本身是一名技术人员,还学习了很多关于如何打造企业级体系的内容:和苹果的接触让我更加关注消费者级产品,关注设计、美观、简洁;Oracle则教会了我很多有关流程的知识,例如流程意味着什么,如何向企业输送软件等等。最终在Nutanix,我们最初建立的CRM、NetSuite 和HEMs系统都运行良好,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我们不用做任何改变。这很了不起,我认为流程是一门大学问,对流程的尊重是领导力的重要组成。

Glenn Solomon:回到2014年,当时公司成立满5年,营收远超1亿美元,这个速度非常惊人。这样的超高速发展带来了哪些挑战?你们如何应对?

Dheeraj Pandey:辉煌的背后其实总有两到三次垂死挣扎。在2011年,我们的理念是让存储完全实现软件化,在虚拟层上运行,不需要专门的设备来管理数据。这一想法非常危险,在前几年我们觉得肯定熬不过去了,因为我们用的是VMware平台,当时VMware并没有运行高端工作负载的能力。我们花了几乎6个月去解决这一问题,非常巧合的是,VMware重新焕发生机,在2012年1月发布综合管理套件,我们得以存活下来。

大约一年后,我们转向中国台湾生产的白盒服务器。当时我们不重视硬件,第二次让公司差一点倒闭。那时起,我们真正学会了要尊重硬件和软件的不同。大约2013年底,我们与VMware业务出现冲突,开始进军彼此的业务领域。我们不得不停下来思考,如何掌控自己的命运,搭建自己的平台,只求活下来。如果没有这些思考,Nutanix不会是今天的发展,我们拥有了自己的堆栈,替代了原有的方案。

Glenn Solomon:2016年公司上市,作为CEO和创始人,这是怎样一种体验?你的生活发生了哪些改变?例如在时间分配方面,你花在投资者上的时间是更多还是更少?在董事会或其他层面,公司还需要做哪些转变?

Dheeraj Pandey:我一直认为上市不是终点,要以平常心对待。如果有些方面要做出改变,那就是应该从新客户的角度对行业进行审视。我开始考虑投资者和潜在客户的视角。其实,开发者和整个研发领域正走向敏捷流程,越来越以季度业绩为指向。如何避免短期目标妨碍、伤害产品和设计,是每家上市公司都需要考虑的事情。这需要保持心平气和,而不是紧盯着股市波动。上市公司还应关注的一点是如何让员工着眼于长期发展,随着员工增加到5000名、10000名时,如何在新加入的员工中培养更多长期理念的践行者也是一大挑战。

Glenn Solomon:VMware在前期为Nutanix提供了重要的基础技术,而现在VMware是Nutanix的竞争对手。你说VMware是计算业务公司,而Nutanix是数据设计和交付公司。请解释一下你如何看待这一区别?

Dheeraj Pandey:我们并没有降低VMware对Nutanix的重要性,我们构建了自己的产品,来为客户提供服务。因为你需要先实现客户的需求,客户才会倾听你的意见,愿意追随你。这意味着,我们要有VMware许可,然后再向客户提供app。

我们既是app公司,也是平台公司,很多时候我们在其他平台上出售我们的app,我们将软件放在AWS平台上。就好比Facebook既是iOS上一个app,也是一个平台。面对共同的客户,我们需要和竞争对手合作。不论作为app还是平台,我们都需要创造价值,形式并不重要。

Glenn Solomon:不久前我看到了你发的一篇博客,谈到个人支持系统的重要性。你特别提到了你的妻子。创业是一件非常孤独的事,你对此有何建议?

Dheeraj Pandey:在一定程度上,我们每个人都处在战争中,当我们挑战了现有事物,我们便陷入了战争。而在家里,你需要维持和平,而这只有你和你的另一半真正步伐一致才能实现,因为并非只有创业的一方在承担风险,另一半同样面临风险。

如果不是我的妻子,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过去9年,我们有了3个孩子,她像是在负责另一家公司,照顾家庭,让家变得完整。我经常世界各地出差,回到家和孩子相处对我非常重要。作为创业者,没有哪一种特质比保持情绪稳定更重要。

快问快答

1、Glenn Solomon:你最喜欢的书、文章或电影是什么?

Dheeraj Pandey:《至暗时刻》和《华盛顿邮报》。看《至暗时刻》我会起鸡皮疙瘩,每年都会看两遍。《华盛顿邮报》也是非常有震撼力的一部电影,讲的是当他人低估你的时候,需要做出艰难的决定。《人类简史》让我受益匪浅,是一本我会再读的书,也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学到很多东西,我本身就是历史迷。

2、Glenn Solomon:有哪些建议是你希望在创立Nutanix之前就知道的?

Dheeraj Pandey:我希望25年前能多学两门语言,比如德语、日语。因为要成为更好的商人和企业家,需要能理解除英语文化之外的其他文化,学习汉语、日语、德语可以学到很多文化知识。

3、Glenn Solomon:过去十年,Nutanix实现了巨大发展,对公司接下来的十年,你有什么期待?

Dheeraj Pandey:我们还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十年是一个新起点。我们通常将公司愿景称为“基础设施隐形化”,这一点并没有变,值得庆幸。隐形化是没有边界的,永远不会有终点。现在我们努力使计算能力隐形化,我们已经开始在各个方面推进这一努力,探索在边缘云、核心云、公有云的可行性,是否能让我们的产品无处不在,探索为客户提供隐形基础设施绝佳体验,这是我们一直前行的方向。

*素材来源:

Nutanix

https://founderrealtalk.ggvc.com/2020/01/09/episode-33-dheeraj-pandey-founder-ceo-of-nutanix-on-refactoring-to-earn-the-trust-of-the-enterprise/

https://www.inc.com/magazine/202009/graham-winfrey/nutanix-dheeraj-pandey-ipo-public-exit.html

*GGV纪源资本企业服务小组:GGV深耕企业服务行业20年,目前在全球11个国家有100家被投企业,其中独角兽企业达23家,已经完成上市的企业有15家。


上一篇:没有了

栏    目:技术创新

下一篇:红帽OpenShift 4.7来了,进一步优化传统应用和云原生应用

本文标题:超融合鼻祖Nutanix:让云计算隐形

本文地址:

重要申明: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 2009-2011,WWW.YOURNAME.COM,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 199云计算 京ICP备2021002074号-5

sitemap feed